蝶恋花直播怎么下载

锄禾日当午,汗滴禾下土。请问:锄禾“日”了几个人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莽渣测骚。

“喂。我大老远过来不是受你气的!”

“啊!!”

回到住处之后,就各自回各自房间。也不说话。不过在这之前丁雨诗还是把吃喝都弄好。

韩为很是无语,所以才过去直接把门推开结果那么巧,丁雨诗在换衣服。惊鸿又一瞥,也没看到什么,就是粉嫩的两……不是。

韩为没躲闪,等她赶紧穿好衣服直接开口:“我根本不是你想象得那么好,你非得有强迫症似的还我自己说我自己都不行?”

丁雨诗倔强看着他:“至少我知道的……”

“那你知不知道我和董晴柔一起?!”

韩为打断:“甚至我和董晴柔我和周惢都在一起,更别说陈枫。”

指着自己:“我还差点qj白凌薇,用私照逼我前女友给我钱。这些你不知道是吧?我都告诉你!!”

丁雨诗呼吸急促,看着韩为,韩为也看着她:“消化一下,然后扭转对我的印象。这个所谓的朋友还要不要做?”

红唇女郎留恋已去的夏日清凉

丁雨诗慢慢平复情绪,许久后突然询问:“你不希望在别人那里,哪怕只是一个人心里形象完美?就非得破坏?”

韩为开口:“只是朋友无所谓。但是以后要是工作关系还是清楚点好。不然怕你落差大,对工作有影响。”

“是你在意对工作有影响。”

丁雨诗开口:“不是我。”

韩为询问:“那好。对你来说工作重要还是我的形象重要?”

丁雨诗语气平静:“我是生活艰难,但不至于找不到工作。我想做你经纪人不是想要找一份稳定的职业赚钱养家,而是因为你需要我帮你做事,哪怕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或者我力所能及哪怕不能及的事。”

“我去~”

韩为受惊了,很是没想到居然是这个答案?

韩为一时有些口塞,想了想,看着丁雨诗:“好……那现在你知道了。”

韩为看着丁雨诗:“我说的都是真的,我就是这样一个人,你打算怎么办?”

“没什么怎么办。”

丁雨诗笑出来:“我没亲眼看到的都不算。”

韩为打量她,试探开口:“我以前是不是pua过你?”

丁雨诗不解:“pua是什么?”

韩为揉揉脸,看着丁雨诗:“你让我有点害怕。”

丁雨诗不知所措:“我……我行为……”

“不是行为。”

韩为开口:“圈外都以为我被抢劫,实际上我经纪人还是周围的人认为我是惹了事被报复仇杀。即便我失去记忆换个人似的,陆续也认识很多我以前渣过撩过的女人。”

看着丁雨诗:“直到你的出现,让我知道我居然还有朋友。还帮过人,还做过好事。”

丁雨诗目光自责心疼过去,轻轻揽着他:“我始终这么认为。”

韩为推开她手:“我压力好大还有……”

看着丁雨诗:“我就你一个朋友,而且还想着以后做我经纪人。咱俩关系别那么暧昧,最后又俗套成为我和女人传统的男女关系上我会很失落。”

丁雨诗目光复杂看着他:“我对你意义很重要吗?”

“是。”

韩为开口:“我很矛盾,我又希望在你这里能一直保持你认识至今保留的完美形象,我又知道我自己做过很多渣事错事不想瞒你。而你明知道又装作不知道。我就……哎。”

丁雨诗揽着他手臂:“没变过。就算你渣过谁,可我没看到,你更没对我做过。在我这里你一直都是帮我,不管是曾经还是现在。这才是事实。”

韩为愣住:“你精神胜利法堪比原创。”

丁雨诗哄着他:“好了。你也说你失忆了那些事不是你做的,不要什么都往身上扛。是我错,你大老远来看我,却和你为这种事置气。”

拉着他起身:“既然郑雪谈黄了,年前也没什么事了。”

推着他进门:“你去洗澡,年前你累了很久,年后也要开始忙碌。这几天就休息,其他什么都不做。”

韩为见氛围回转,呵呵笑着:“那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也行啊?!”

丁雨诗表情严肃:“让你累一点都算我输。”

韩为好奇:“那洗澡……”

“我帮你。”

“不用不用不用!!”

韩为抽脸一下,嘴贱惯了。就这么一个朋友哪怕异性的很珍惜,不想破坏关系。至于所谓什么以后经纪人会不会影响工作他倒不是很在意,本来就是知道她因为回国看自己而失去工作才弥补。不过显然她不这么想。

之后的几天,就开始了。真的做到衣来伸手饭来张口,是真的。

就连买年货之类的她都去,韩为要帮忙她都说你是艺人你不要出门被人认出来。韩为心说我就一个忠国艺人还不是多大咖,在韩国谁认识我?

再说什么米面粮油也得有人扛。何况过年一起出去买年货不也是欢快的项目之一?

拗不过韩为才带他出去。也是天冷,口罩帽子甚至墨镜都戴好。大衣裹紧,跟么神经病一样谁见谁躲。

回来开始剁馅包饺子,周围邻居几乎都没有人了。因为大多数能在这一片租房子很少有本地的。都是首尔市之外进城打工。少有的住在这一片的住户,似乎过年也都去子女那里,这边老人多。

所以清净。

却被丁雨诗一个人踏实肯干忙忙碌碌的样子给把过年氛围炒起来了。韩为发现她居然还是乡下县镇老传统的那种过年方式。包饺子放外面冻上,水果放冰箱,然后花生瓜子糖,特地找到国内硬币留着包在饺子里。

又买了猪肉猪手还有排骨之类的,等着做年夜饭。

毕竟明天就过年了。

来来回回忙活一身汗却脸上洋溢着开心。

韩为这几天躺着看剧本打游戏或者干啥的,四肢都要躺退化了。去外面她拗不过韩为,可是在屋内什么都不让他干。

不夸张的说,如同二十四孝伺候瘫痪病人的态度和热情。最关键是终于某一天消失了一下午神神秘秘的。再回来给韩为买了一套里里外外的新衣服。而她自己让韩为惊讶的是,也是从上到下一套新的这没什么,关键是头型,皮肤,好好的做了一个造型。

青春时尚靓丽。

这几天让她踏实贤惠努力肯干的模样给整懵了,直到这一刻韩为才想起,丁雨诗也是曾经混过娱乐圈的。论颜值和身材也是顶级的大美女不用说。

“不然你还是回圈吧?”

韩为看了半天,就冒出这么一句。但丁雨诗似乎瞬间脸颊红润,有这一句就足够了。

而1月27日这天,就是除夕了。一大早醒来,就两个人也没什么事。韩为惯例还是咸鱼一条,晒晒太阳,然后活动身子,自然醒,洗漱洗澡换上干净新衣服。

一起看电视。

但是他又听不懂韩语。丁雨诗似乎知道怎么弄,换个什么c+路由器把电脑手机平板调出国内电视台的app或者视频平台,轻松看所有国内节目。

不过韩为其实倒也没什么心思看。

因为此刻董晴柔的电话响起,接通后直接质问。

“你不是说你去周惢那过年了吗?”

董晴柔嗔怪。

韩为不动声色:“本来就是啊。怎么了?”

“屁!”

董晴柔开口:“我给她打电话,你根本没在她那。甚至她还问我,说你说的在我这过年?你是两头骗呢?”

韩为埋怨:“那谁让你们互相问的?!你看这不穿帮了吗?心里都有点数大家才能和和美美是不是?”

“你还埋怨我?!”

董晴柔气笑了:“你到底在哪了?!赶紧过来!!”

“我过哪?!”

韩为开口:“不用你们管了。我找到过年的地方……”

看着还忙碌的丁雨诗,韩为笑着躺在沙发上翘着腿:“你们好好过你们的吧。”

董晴柔开口:“好。见外是吧?我给你找出来的时候你别犯倔。”

“哈哈!”

韩为笑:“除夕跨年之前你能找到我,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。”

董晴柔沉默,许久之后狐疑:“你……你到底在哪呢?回老家了?好像的确没你消息。哪都没看到,你现在也挺红,不可能一张代拍路透都没有。”

韩为得意:“提前预祝你新年快乐。”

说完挂断电话,没意外的,周惢也打过来。

跟她就不如董晴柔那么客气了,毕竟董晴柔比他大,如姐如母的存在。周惢就比较文静乖巧邻家隔壁女朋友的感觉。

“你骗我~”

接通后就有点幽怨,周惢开口:“两头骗。”

韩为恩了一声:“不然怎么享受齐人之福?这是渣男本命技能之一。就是要两头都瞒住。”

周惢无奈:“你也没必要这样。我和董姐都是真心实意邀请你的,尤其今天她还嘱咐我让好好照顾你。顾及你情绪和感受,不想你怕生认生在我那吃不好穿不好,不然也不会穿帮。”

韩为沉默,许久之后开口:“我就是不想这样。你们人生都因为我而受到伤害,不能亲情上也被我影响。”

周惢笑:“你还觉得自己是赎罪偿还?”

周惢开口:“你唯一的房子不是已经过户给董姐了吗?不说渣男,很多好男人都未必做得到这一点。”

韩为开口:“这可不一样。男子汉大丈夫,我赚得多7000就能赚7亿。一栋房子跟养老金似的当个宝没出息。”

周惢叹息:“那我那栋别墅……”

“你再提我真打你。”

韩为开口:“顺着电话线你信不信?”

周惢笑:“这是信号传输,还电话线。”

不满询问:“你到底在哪呢?孤零零给你放在那自己过年,你考虑过董姐感受吗?尤其她还是带着父母在你房子里,你却不知所踪。她这年能过好吗?”

韩为沉默,随即开口:“我知道了。我会给她交代的。”

嘱咐周惢好好和家人过年,挂断电话,韩为看着忙碌的丁雨诗,开口道:“你给董晴柔打个电话,告诉她我过年的情况。”

丁雨诗愣住,做经纪人要有觉悟嘛。过来拿着韩为手机找到号码直接拨打,进屋说了什么不知道。

韩为躺在那枕着手臂发呆,许久之后就笑了。

他孤单吗?

相反,他觉得他此刻比任何时候,前世今生都算上,很幸福。

Tags: